韦德小说网

找个对你知冷知热的人很重要,借你的男人一小时

借你的男人一小时

图片 1

记忆深处一直留有一股特殊的花香,它没有一般花香的馥郁,却如秋风一样的凛冽。

男人应声开门的时候,不禁怔住了,不期而至的,竟是已有十几年没有谋面的初恋情人琼。琼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说:“打听了好几位同学,才找到你的住处,你还好吗?”男人机械地点了点头,将琼让进了屋里。

我的朋友草莓结婚了,对象不是认识六年的那个男人,而是另一个认识才一年的男人——森先生。

一个有故事的人,注定要被身上围绕的故事困扰一生,因为故事,身上所有的香甜在心中一点点的融化,像一杯阳光下的冰激凌,流下温柔的泪。

琼环顾了一下狭窄简陋的屋子,那种刷着油漆的地板上已开始斑驳,一切都显示出主人生活现状的窘迫。琼身着貂皮大衣,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香水味儿。男人给来客倒了一杯水,然后推开虚掩的房门,俯向躺在床上的妻子,在女人耳边低声说:“我们家来客人了,一位老同学,出去见见好吗?”女人微笑着让男人抱到轮椅上,男人推着轮椅走了出来。

草莓说:“我只是需要一个温暖的人。”

记忆,随身而来,终身而去。如果有一个人告诉你,他忘记了,他释然了,那他一定欺骗你了,就像他曾经欺骗的每一个人一样,无论是悲哀的,寂寞的,抑或是深邃的。

“这是我的爱人。”男人的神色自然了许多,将妻子介绍给客人。琼注意到女人的膝盖上盖着毯子,虽然屋子里没有暖气,显得有些冷,但女人的脸上却是一片灿烂。

1.

我累了

简单的寒暄后,琼对女人说:“大姐,我在这座城市不会耽搁太久,想跟你丈夫聊聊,能不能将你的男人借给我一会儿,只需要一个小时。”见男人有些迟疑的样子,还有琼的眼眸间闪过的一丝充满期待的目光,女人微笑着点了点头。女人深情地对男人说:“外面风大,小心别感冒了。”说着话,女人给俯下身来的男人开始系围巾,两人配合得十分默契。

森先生是草莓公司的客户,他们认识的时候她有一个认识六年的准男友——木头,之所以叫准男友,是因为他曾对她表白,她也想给他机会。木头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好男人,不抽烟不喝酒不玩女人,买了房和车,全身心想着挣钱养家,都说遇上这样的男人就嫁了吧,可他总是惹她生气,她迟迟下不了决心接受他,一拖拖了六年,木头都没转正。

拥抱着我身上的每一份感情

出了门,琼拦下一辆出租车,直接将男人带到了自己下榻的酒店。温暖如春的豪华房间里,两个人相对而坐,都陷入了沉默。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2

草莓给森先生的公司做方案,他带她去现场考察,开车到她公司楼下等她。草莓一上车,他递来一瓶矿泉水说,天气这么热,喝点水。她愣了愣,笑了笑说谢谢,接了过来。

走在记忆的深巷里

13年前,他们是一对恋人,同学们都说他俩是真正的才子配佳人。可大学毕业后,琼却不辞而别,一声不响地去了东北,没有给男人任何的解释。

恍惚间草莓想起有一次大暑天和木头去看展览,回程去了一家冷饮店,她点的饮料没有了,他就只买了他自己喝的饮料回来,问草莓喝不喝,她说不喝,然后他一个人喝完了饮料。她在旁边看着,那天天气很热,大半天没进一滴水,她又渴又累,生了一肚子气。

穿梭过往

后来,男人从分配在东北的同学处打听到琼当时也是有苦衷的,她的父亲当时检查出食道癌,需要一大笔钱来做手术,正好有个东北老板看上了琼,救父心切的琼别无选择。

草莓和森先生在考察途中遇上了下雨,没有带伞,急匆匆往停车的方向跑。他一下子把包举在她头上为她遮雨,他说,女士身体不好,别淋感冒了。她的心猛地一跳,觉得这个男人真好。

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这些年了,你还恨我吗?”琼的语气低低的,男人的身子却抖动了一下。“我不恨你,这事儿如果摊在我身上,也许,我也会这么做的。”听了男人的话,琼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这些年来,她就像一个花瓶,给那个大她22岁的丈夫生儿育女,还要忍受他的寻花问柳。琼常常想起自己甜蜜的初恋,就是身边的这个男人,令她想念了这么些年。想着想着,琼忽然有些激动起来,她一把抓住男人的手,急促地说:“我丈夫去年车祸死了,现在公司、工厂都是我一手打理,你跟我去东北吧!让我们从头开始好吗?”男人摇了摇头,刻意地回避着琼火辣辣的目光,“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也有了自己的家。”男人将这个“家”字咬得很重,“再说,我老婆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不能丢下她不管的。”在男人的话语中,琼知道了有一次,男人和女人在过马路时,一辆刹车失灵的汽车疯狂地冲了过来,女人推开男人后,被汽车碾断一条腿。

草莓加班到11点多,终于把森先生公司的方案初稿做完了,她给森先生发信息说,搞定,传你邮箱了。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她忽然有一点害怕,她给木头发信息,终于加完班啦。木头回,工作起来不要命少活十年。她看着他冷冰冰的消息没有回复,想让他来接的话吞回了肚子里。森先生也回复了过来,内容却大不同,他说,辛苦你了,这么晚你回家不方便,我顺道来接你。

因为

两人呆呆地坐着,空气沉闷得令人窒息。琼猛然扑到男人的怀里,将男人抱得紧紧的,语无伦次地说:“那就让我们圆一个梦好吗?过去我欠你太多,今天全部还给你吧!”一瞬间,面对这个曾经令他痴迷不已的女人,男人的眼神有些慌乱,情不自禁地迎向琼的嘴巴。忽然,男人的脑海中闪过妻子在汽车冲过来的刹那,将他拉向自己身后被撞倒的一幕,他一把推开已经半裸的琼,坐在沙发上呼呼地喘着粗气。

森先生来了,第一句话是问草莓有没有吃饭?草莓才记起自己还没有吃晚饭,他带着她去吃了宵夜,然后送她回家。草莓家住南门,他家在北门,他的顺道其实是穿了一个城。

记忆会随着生命——

琼愣了一下,悄然穿好半开的衣服。她走进了房间,关上房门,一会儿,琼出来了,将一支笔递给男人:“我打算搭今天晚上12点的飞机回去,这支笔送给你的妻子,做个纪念。”

2.

凛冽

男人回到家时,女人还坐在客厅里,呆呆地看着墙上的挂钟。见男人进门,女人笑了,“真准时啊!不多不少,刚好一个小时。”

草莓对森先生的好感就是那天开始的,在后来的相处里,他们越来越熟悉,她也越来越欣赏他,可是谨慎的她还是觉得认识多年的木头知根知底要可靠一些。

这个冬季,雪花很少,阳光照射着大地,人们也一如既往的享受着太阳,没有人会记得现在已经是农历十月,还有两个月,一年就过去了。我是一个不会用语言表达的人,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嗓子发不出一丝丝的声音,听着收音机里传出的磁性声波,二十三点成了我的守候。

从回到家起,男人一直有些心神不宁。深夜,男人终于按捺不住,想对女人坦白自己差一点就要背叛她的事情。女人拦住了他的话,“都跟你过了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相信你呀!”接着,女人将琼送给她的那支笔拿出来,按动了笔上的一个地方,寂静的午夜,传出了男人和琼在酒店房间的对话,末了,是琼的一段话:“大姐,我想告诉你,这次来,我是有私心的,我爱你的男人,很想把他带走,甚至想造成一种既成事实,为此,我准备了这支录音笔,想将我们在一起的‘罪证’记录下来,达到带走他的目的。但我错了,你丈夫是个好男人,你也是个好妻子,你为他做出的一切,相信我是做不到的。好了,请原谅我的自私吧!我今晚就要走了,真心祝福你们一生幸福,白头偕老。”

初稿,审核,修改,审核,再修改,忙完一段时间草莓累病了,发烧到39度,迷迷糊糊间不能起床,请了假在家里躺着难受。

我开始笑着走在街道上,和身边掠过的每一个人微笑,这个冬天的人们依然继续着秋日的忙碌,步调匆匆成了生活的惯性,而我依然缓慢的爬行,在自己的轨道里,尽管别人已经悄无声息地把我落在了身后,就像这个冬天悄无声息的到来一样。

琼的声音停止了,男人和女人的眼里,都有了晶莹的泪花。

她给木头发信息,木头说,发烧是小事,你吃点药睡睡就好了,多喝点水。去TMD多喝点水!草莓差点摔了电话。木头就是这样,六年时间她给过他无数次机会,可每当她需要他,他就不来劲儿。

二十三点,主持人乔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