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娱乐

轮椅上的科学之光,邓亚萍说

邓亚萍说,她是一个喜欢挑战自己的人。从运动员到学生,从学生到官员,从官员再到企业家,你可说是转型,也可以说她在挑战生命当中的新鲜事物。

人物介绍:

近期,诺奖获得者物理学家、日本科学家益川敏英来华讲学过程中,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时,回看看走过的路,感慨险些因为家庭原因与物理学研究失之交臂,同时也无奈表示自己是个英语不灵的科学家。

两年前的2010年9月,邓亚萍又一次华丽转身。

金展鹏,1938年11月生,广西荔浦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南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主要从事相图热力学与相变动力学研究,创立了“金氏相图测定法”。曾任国际合金相图委员会委员、中国材料学会理事。现任国际相图计算杂志副主编、美国相平衡杂志顾问编委、亚太材料科学院会员。

“我非常荣幸可以当选中国科学院爱因斯坦讲席教授。在21世纪,世界经济发展的重心将会从欧美等西方国家转移到亚洲,中日之间的合作具有非常重要的积极意义,尤其是面向未来的年轻科学家之间的合作。”近期,诺奖获得者物理学家、日本科学家益川敏英来华讲学过程中,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时这样表示。

这一次她由官员——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变为一名企业高管——出任人民搜索总经理。就像数年前她从一名运动员变身为一名剑桥大学的博士高材生一样,跨度之大出乎众人意料。

■记者 成舸 李浩鸣 通讯员 周红 戚煜珩

在此次为期两周的访华之行中,益川敏英参观了敦煌莫高窟、峨眉山等中国各地的文化遗迹与秀丽风光,与中国科学家以及青年学生交流了六七十年来物理学发展的重大进展与未来研究方向,并与青年科学家共同分享自己的科研历程。

在运动员时代,邓是当之无愧的王者,曾占据国际乒联的世界女子排行榜首位长达8年之久;学生时代,从零开始的她先后拿下了清华大学的学士、诺丁汉大学的硕士、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后转而从政,先后担任过国际奥委会官员、北京奥运会奥运村运行团队副主任、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等职。

“14年前,疾病击垮了他的身体,从此,他的人生只有两种姿态。躺着,他仍然是科学家;坐着,他依旧是老师。两种姿态,两种辉煌。”这是2011年教师节晚会上第二届全国教书育人十大楷模之一金展鹏的颁奖词。他是十位楷模中唯一的院士。

一朝成名

邓亚萍说,她是一个喜欢挑战自己的人。从运动员到学生,从学生到官员,从官员再到企业家,你可说是转型,也可以说她在挑战生命当中的新鲜事物。

金展鹏,这位从事金属结构与相图研究的中国科学家,曾被誉为“中国的霍金”。他在高位截瘫14年的艰难岁月里,承担了一大批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取得了一系列高水平科研成果,培养出数十位博士和硕士研究生。

对于现在的益川敏英来说,想要安安静静地从京都去一趟东京似乎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每次他不得不因为一些凡俗的应酬,而去负责统筹日本国内教育、科学技术、学术、文化及体育等事务的文部科学省做一些客套的礼节上的问候;在很多演讲的场合,他不得不接受一些人索要签名。

运动员时代的她,给人的印象是标志性的呐喊,永不停歇的进攻再进攻,退役后她却沉默得像张乒乓球台,亲切、随和、开放,从不独断专行。现在,她是位员工眼里充满人格魅力的CEO,而那双放在公司健身房的乒乓球拍,她再也没有去碰过。

这位“只有脖子能动”的“轮椅院士”近在想什么,做什么?近,本报记者两访金展鹏院士。整个采访过程中,牵动金展鹏神经的还是我国材料发展战略的问题。

这些“俗务”从非他本人所自愿。然而,自从2008年他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而“一朝成名”之后,过去平静的生活一夕之间全被打乱,再也难以回归到之前的生活状态。

主笔_易小荷 北京报道 摄影_邵欣

“我的文章不用秘书来写”

“2008年之前,诺奖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益川敏英悉心科研,但从未奢求有一天这块科学界大的“馅饼”会“砸”在自己头上。

面前的这个女人,开口说话时,并不靠那些喧宾夺主的手势,和机场书店随处可听的那类励志激情,她只是沉在那里,像是在伺机判断谈话对象话语中的每个生机,随后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词汇自她嘴里涌现出来,立刻,她便从平淡无奇的交谈之中“杀出重围”,仿佛强力扣杀得分……

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第一次见到金展鹏时,他正躺在病床上“听”凤凰卫视。床头挂着的一瓶药水正在缓缓进入他已瘫痪14年的身体。这一天是他近一次集中住院治疗的第98天。

如同古希腊大物理学家阿基米德在浴池中突然受到启发,从而发现阿基米德浮力定律一样;在研究论文撰写过程中,益川敏英同样也在浴缸中获得解决粒子物理学难题的灵感。

9月18日下午2点,北京环球金融中心,这是一场即刻搜索为清华学生召开的专场招聘会,50多个来自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研究生们如同小学生般端坐在大厅,阵阵掌声划破着这个昏昏欲睡的下午。刚刚毕业的田榆鹏说,“参加过那么多场招聘会,邓亚萍师姐的演讲是我听过鼓动人心的。”

无论是98天还是14年,对“只有脖子能动”的金展鹏来说,都不意味着生命的暂时停顿。就在不久前,一本科技刊物上还刊出了他撰写的卷首语,全文3000多字。依着金展鹏的提示,学生在老师的笔记本电脑上找出了这篇文章:《关于建立材料制造创新体系的几个观点》。

1973年,他与名古屋大学的学弟小林诚提出“小林—益川模型”,用来解释弱相互作用中的电荷宇称对称性破缺,他们认为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是夸克的反应衰变速率不同。然而,仅靠当时的四元夸克模型来解释对称性破缺的相关机理非常困难,实验数据与现有理论的不匹配使研究多次搁浅。

现在,即便邓亚萍使出“杀手锏”——即刻搜索,当年那个每每进攻得手,就张扬得握拳呐喊的乒坛奇才,已经消失在眼前这个职业女性的身影里。

文章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都出自他的思考、他的语言。“我的文章不用秘书来写,每段、每个词、每个字、每个标点符号,都是我的。”金展鹏一脸的认真。他记得自己的开机密码,记得每一个文件夹,记得每一个修订版本……

当苦思冥想仍不得其解,研究进入举步维艰的状态时,益川敏英不得不生出“索性把研究论文往后放一放”的心理。正当此时,一次,在他踏出浴缸的一刹那间灵感突现。他的脑海里闪现出将夸克增加到6个,或许可以消除实验与理论之间的矛盾的念头。此后,他的设想在试验中得到验证。

2010年9月26日,37岁的奥运冠军邓亚萍正式入主人民搜索,在百度搜索上,从9月19日传出相关消息开始,10天内关于“人民搜索”和“邓亚萍”的搜索结果便飙升至128万条——不过,按照邓亚萍的性格,她肯定更希望以后网民能通过人民搜索得到这一结果。

在这篇保存为“终修正版”的文章中,金展鹏追加了两处批注。他指出,目前的材料设计与制造的知识系统正在朝全局、动态和个性化的方向发展。为论证这一点,他以自己以前的学生,现在在美国得州仪表公司工作的科学家曾科军发表的论文为案例,强调要彻底改变“所谓标准化产品的局面”,根据特定条件下的需求进行全局设计。

在物理学中,夸克是比质子和中子等亚原子粒子更小的物质组成单位。益川敏英与小林诚提出预言之初,科学家只发现了3种夸克,因此一直难以证明他们的理论。

邓亚萍是从5岁开始练球的,她用了19年证明了自己是那个时代伟大的乒乓球运动员,将四块奥运金牌、18个世界冠军收入囊中,从1990年至1997年,她占据国际乒联的世界女子排行榜首位达8年之久。

文中末尾部分谈及专利,金展鹏更是花了不少心血。“这部分不看几百个专利是写不出来的。”金展鹏告诉记者。为了对国际上材料专利的研发情况有较全面的掌握,他和学生上网检索了几百项材料制造领域的专利,“我有个大框框,他们来操作,大家一起找,然后不断扩充”。

1995年,6种夸克都被发现。2001年,日本和美国科学家确认了由夸克构成的正反粒子——B介子和反B介子的“CP对称性破缺”现象,从而证明了“小林—益川理论”。

1997年退役之后,她又相继拿到了诺丁汉大学的硕士学位和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求学期间,邓亚萍还身兼国际奥委会和北京奥组委的工作。2009年4月正式就任共青团北京市委副书记。一年后,她又一次变换身份,成了一家互联网搜索公司的CEO。

以这部分为基础,金展鹏继续深入阐发,形成了另一篇文章:《材料组织演化过程研究及应用——从分析材料设计专利中得到的启发》。

目前,“小林—益川理论”作为基本粒子物理学的一种基础“标准理论”,得到全球基本粒子物理学家的普遍认可。

不到两年的时间,即刻搜索发展成了一个拥有四百多名员工的公司,截至2012年8月,即刻搜索日均PV流量已突破上千万。

相较其他领域,材料科学似乎更易产出SCI论文,金展鹏却对专利保持了异乎寻常的关注。他认为,目前知识产权竞争的焦点是专利,而新材料专利与理论和“知识系统”的关系在未来将更密不可分,一旦掌握正确的方法,专利将不断涌现。

“像任何一项工作一样,科研工作也有其两面性。有时进展较快,给人带来成就感;但有时经过冗长与反复的实验与验证之后,仍不得其果,让人心生畏难之心。”益川敏英表示。

“我本人还是比较喜欢新鲜事物的,而且也不惧怕新鲜事物,从这点上来讲可能跟性格有关。”邓亚萍说。

“早认识这一点,我国的材料科学在跨越发展的征途中可以赢得20年的时间。”金展鹏用红色字体加上了这一句。

以理论物理学和应用物理学为例,他表示,理论物理学的主要任务就是阐述应用物理学中发现的新现象,及其产生的原因、所需具备的条件等。而在很多证明过程中,由于条件不充分,不容易解释现象背后产生的问题,只有经过漫长等待之后,才会发现终的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