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中国北方墓葬研究所第三考古队,赵红兵与黄老邪

小纪是在雷阵雨过后锁废品回收站的门的时候被扎伤的,扎他的人是李老棍子。小纪挨的这一刀至今在我市黑道上还广为流传。因为这是接下来无数次斗殴的导火索,李老棍子的团伙和赵红兵的团伙在接下来无数次的斗殴中都获得了相当的名气、壮大了队伍。尤其是赵红兵,更是实现了从业余混子向职业混子质的飞跃。而且,小纪这一刀不是被捅的,而是被飞刀扎伤的,飞刀!老李飞刀!社会上的混子那么多,被捅的每天都有,但有几个是被飞刀扎伤的?所以,不管怎么说,小纪能被飞刀扎,也是一种荣幸。事情的原因二狗还记得很清楚,由于87年6月连续下了好多天的暴雨,所以在我市某乡被山洪冲开了几个古墓,几天以后有几个农民路过的时候拣到了几件陪葬品,具体都拣到了什么二狗实在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有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头捡到了一块玉(具体是玉蛤蟆还是玉什么实在想不起来了)。当时我市搞文物的人就那么几个人,圈子不大,很快大家都知道了。小纪和李老棍子都去了那里。不同的是小纪是去收文物,而李老棍子是去盗墓。小纪、费四、李四三个人进村收文物的时候李老棍子还没到,小纪一眼就看出了村边有个小孩手里玩的那块玉是个宝贝,他想买点糖给这个小孩把这块玉换过来,但被李四拦住了,李四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占人家便宜。“孩子,叫你家大人出来,说外面有叔叔找”李四说“我家大人都下地干活儿了,只有我奶奶在家”小孩说“那就叫你奶奶出来”“老太太你好”小纪总那么有礼貌“噶哈啊?找我有事儿啊?”小孩的奶奶拿着个烟袋“老太太,把你孙子的玉卖给我们吧,我想送给我女朋友,怎么样?小纪“这玩意儿也不值钱,你准备出多少钱买啊?”老太太说“老太太,您给个价”李四说“十块,爱要不要”老太太说,看样子老太太也是费了好大力气才说了“十块”这么个天价“五块行吗?十块太贵了”小纪狂喜之下还不忘继续砍价,真服了他。“五块就五块吧!”就这样,小纪花了五块就把这东西收来了,这块玉,至少卖三万!三万在八十年代是个什么概念?小纪这个人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大嘴巴。回到市里,高度兴奋之下他把这件事说给了几个同道中人,而这几个同道中人里面就有李老棍子的手下。看来,人,还是低调些好。第二天的晚上,李老棍子他们又去了那个村子。他们晚上去盗了被水冲过的残墓,结果什么都没挖到,但是他们在邻村又收到一块和小纪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他们都是专搞文物的,一看就明白,这块玉和小纪的那一块是一对。根据他们估计,如果这一对玉拿到一起在地下文物黑市卖的话,起码能卖20万,而如果单卖的话,最多也能只能卖4万。所以李老棍子就希望能把小纪的这块玉买过来,凑成一对去卖。前文提到过,张浩然在八三年严打时被定的罪名是“流氓团伙二号头目”,而当时的“流氓团伙一号头目”就是李老棍子。和张浩然被放出来以后改单干不一样,李老棍子出来以后又拉起了一彪人马,专攻文物!前文提到过,路伟是胆小鬼、二虎和三虎子是土流氓、张浩然是有勇无谋,他们都不可能成为当时本市名头最响的流氓,即使赵红兵他们不收拾他们,刘海柱等人一样能收拾他们。李老棍子则不同,他刑满释放后是本市当时毫无争议的黑道一哥。因为他在八三年以前就是本市最有名的流氓之一,从“老棍子”这个绰号就可以看出他混的时间有多长。而且他出狱以后一直在盗墓、倒卖文物,是当时混子中最有钱的人物,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全市最有名的饭店摆上几桌,风头一时无两。可以说,在八三年严打前,刘海柱是可以与其齐名的人物,但刘海柱出狱以后做起了正当的小本生意,修了几年自行车,虽然还有很多小兄弟,但这些小兄弟也都是敬佩刘海柱的为人才跟着他混,而这些小兄弟也都是有着自己的小本生意,并不是跟着刘海柱混饭吃,只是都觉得自己是“大侠”,性格相投,所以还是混在一起。和同时出狱的刘海柱的侠义之风不同的是,此人心狠手辣、极为阴险,为了自己的利益连自己手下的兄弟都可以杀,后来二狗知道,他连警察都敢杀!李老棍子又高又瘦,是个近视眼,戴着一个特大号能遮住半边脸的大黑框近视眼镜,出狱以后还是总留着光头。二狗多次见过此人,每次见到他的都发现他的左手总在不停的抖、左侧的嘴角也不停的向上抽搐,看起来诡异又恐怖。李老棍子的所作所为绝对代表了当时我市黑社会的萌芽状态,当年全市大人吓唬小孩都用李老棍子来吓唬,直到两年以后张岳出狱,市民们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还有比李老棍子更狠更黑的人。李老棍子想凭借自己的名气,半讹半买从小纪手中弄来这块玉。据说李老棍子在来之前很多兄弟还劝他不要亲自出马。“李老大,不就是找小纪去买玉吗?让黄老邪去就够了,他还敢不给?”一个兄弟劝他说。黄老邪是李老棍子手下的几员猛将之一,在社会上也有相当的名气。“不行,听说小纪他们在这两年也干了不少硬仗,老邪过去要是挨了顿打咱们可就磕趁了”李老棍子说李老棍子在雷阵雨过后就去找了小纪,他只带了三个小兄弟去的。东北的暴雨过后天空很美,天上出现了一道七色的大彩虹,空气中散发着清新的泥土芬芳,当时我市的马路还没有扩,在马路边上都有花池子,种着一种红色的鲜艳的花,那红色的鲜艳的花在雨后也显得格外的水灵、挺拔。这一切,在夕阳下,很美。“纪老板,忙着呢?”李老棍子皮笑肉不笑的走了过去“呵呵,李老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我正在这锁门准备回家呢”小纪笑着说“这不是听说你发财了,才找你蹭口饭吃嘛”“哈哈,我发财?李老哥你真会说笑,谁不知道你腰缠万贯啊!不过请吃饭是兄弟该请的,走吧,咱们现在就去,文物方面也有些不懂的东西得请教请教你,你是前辈啊!”“呵呵,废话也不多说了,纪老板,我跟你谈个事,事儿谈成了老哥请你吃饭”“老哥有什么事儿,说吧!”“听说前几天你收到了块玉?”“是啊,花5块钱收的,真是赚大了!”“恩,老哥对你这块玉感兴趣,能不能把这玉卖给我?”“呵呵,好说好说,李老哥想出什么价钱?”“5000块,够给你面子了吧!”“李老哥你真会开玩笑,这块玉我随便也能卖上3万块!”“没TMD跟你开玩笑,我老李是TMD闲着没事老找你逗乐子的人吗?”李老棍子的口气变了“李老哥,这个价钱我没法卖,我这生意是和我其它两个兄弟合伙的,我只占四成,他们要是知道我只把这块玉卖了5000块肯定跟我翻脸”小纪赶紧找借口。“知道吗?今天你李老哥我带了两份钱,两打子大团结。一打500张,另一打1000张,你要哪份?”李老棍子语气变的恶狠狠“那加起来就是1万5了?李老哥咱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再加点,我就把这玉卖给你,大不了我不赚钱,这玉的钱分我那俩兄弟,他们都是我战友,复员以后也没赚到几个钱,还想用这玉发财呢!”小纪有点怕李老棍子,想息事宁人。“这一万五是两份,你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份”李老棍子说“老哥这话怎么讲?”“你如果拿5000这份,玉,我拿走,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如果你拿10000这份,玉,我拿走,但我要扎了你,那剩下的5000做你的医药费,而且,再见你一次我打你一次。你选哪个?”李老棍子说“那我要是都不选呢?!”小纪虽然有点怕李老棍子,但是他也硬的很,从来没服过软。他现在明白,李老棍子是要来讹这块玉了。“都不选就扎了你,给你5000医药费,你那块玉,我早晚抢过来!”李老棍子说“我姓纪的就是从小被吓大的,我敬你是个前辈叫你一声李老哥,你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了。你知道你那兄弟张浩然是怎么死的吗?”小纪倔脾气一上来,和张岳区别不大。“姓纪的你真牛逼,要不是你们领头的那个姓赵的跑了,我他妈的还想扎了他呢,反正他现在人不在,我今天就扎了你,也算是替浩然报仇!”李老棍子拔出了一把刀,这把刀是木头柄,刀锋很锋利,一看就是自制的。“有种你今天就整死我!”小纪手中没刀,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操你妈我今天就要整死你!”李老棍子说着就攥着刀向前冲,他身后的几个兄弟怕他真杀了人抱住了他的腰。只见这时两眼冒火的李老棍子甩手把手中的刀向小纪扎了过去!飞刀!!由于当时小纪和李老棍子最多只有两米的距离,小纪根本没办法躲闪。这一刀,结结实实的扎在了他的腹部。据说,李老棍子闲着没事时成天练飞刀,每天都拿着他那把自制的刀扎木头,这一刀距离这么近,扎的极狠。剧痛中的小纪转头带着腹部上扎着的刀转身就跑,跑了大概100米,撞到一个骑自行车的人以后轰然倒地,倒在一片泥泞的花池中,再也爬不起来。事后大家说,这就是张岳和小纪的区别,如果是张岳腹部被扎了一刀,他一定会不管自己死活拔出这把刀以后回手就给李老棍子一刀。但张岳这样的狼崽子毕竟是人中极品,少之又少。多数人还是会像小纪一样转身就跑。小纪被一个骑“倒骑驴”的送到了附近的诊所,诊所简单的处理了以后就把他送到了最近的医学院附属医院。赵红兵的三姐和二狗见到小纪时,小纪浑身是都是泥和血,脸色惨白,已处于昏迷状态,失血太多。二狗当时就被吓哭了,问赵红兵的三姐说:“三姑,纪叔不会死吧!”。赵红兵的三姐没有答话。据说,小纪如果不是身强体壮,流血就会流死。他究竟流了多少血呢?具体多少毫升二狗不知道。但是赵红兵的三姐说:“二狗你知道咱们家每次去粮油站打油的那个桶吗?你纪叔的血流了至少有半桶”。后来,小纪还是被抢救了过来,醒来以后,小纪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李老棍子,十年后,我杀你全家!”二狗至今不知为什么小纪要在十年之后杀他全家而不是现在就去杀他全家。即使小纪不去杀李老棍子全家,李老棍子还是要找他,因为,玉,还在他的手中。小纪住院以后第三天,李老棍子的人真来送了5000块钱。并且留下一句话:“你挨这刀,是替你的兄弟张岳挨的。今天李哥给你医药费,是给足了你面子。不交出玉,下次要的就是你的命”。毕竟小纪倒卖文物也是违法行为,他如果报案连自己也会被搭上,所以,他和李老棍子的仇只能通过黑道的规矩解决。“想尽一起办法,找到红兵,让他快回来”李老棍子的人走以后,小纪对孙大伟说。

高欢的妈妈不曾想到,她在高欢班主任老师办公室里那她认为痛快淋漓的发泄导致的直接的恶果就是彻底伤害了女儿那颗自尊心极强的心。那是一颗极其脆弱的18岁女孩子的心,那天,这颗心在滴血。这颗心的主人没有勇气再次面对曾在被老师辱骂时投来或鄙夷、或嘲笑、或幸灾乐祸的目光的同学们,没有勇气面对那曾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如今却又把她当成十恶不赦的小荡女的父母。这颗在滴血的心现在只有一个归宿:赵红兵。再无其它可选项。当天晚上,赵红兵怕高欢的父母找来没有留宿在自己的旅馆,而是去了铁路宾馆。二狗猜测他俩的第一次肯定是发生在那夜,在这之前,赵红兵肯定是处男,高欢也肯定是处女。但那夜具体是怎么发生的,二狗并没有看到现场直播且二狗尚无性经历,写出来的东西必然无趣,所以此处删500字。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参阅《金瓶梅》《玉蒲团》等中国古典文学名著,英文好的还可以参阅《tropicofcancer》等不朽的英文名著。高欢父母过度的“关心”终究促成了二人的好事。天下的父母,考虑更多的是孩子的未来,他们都很少在意孩子的自尊心。如果没有高欢妈妈在六中的大闹,或许,高欢的人生会快乐很多。如果天下的父母都对孩子少一点“关心”,多一点信任和理解,这个世界是否会真的和谐很多?!第二天早上,赵红兵真的和高欢两个人走了,两个人走之前先找了小北京。“咱们还有多少钱?”“22500元”“流动资金至少需要多少?”“还好刚发完工资,有2500元应该够了”“把2万给我,我走”“去哪里”“不知道”“和高欢一起走吗?”“是”“你走吧,现在我去给你取钱,这里有我,放心吧”“恩,不多说了,兄弟”小北京虽然贫嘴且馊主意不少,但他是个“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的人,他不会轻易承诺别人,但只要承诺,一定会苛受诺言。他和赵红兵是枪林弹雨中一起活下来的战友,二人之间虽然经常调侃并开一些夸张的玩笑,但这二人的感情胜似亲兄弟,二十几年来,他俩没红过脸,钱也没怎么分开过,更没人计较过。负责管钱的,总是小北京。在高欢和赵红兵拿上钱走之前,他们还见了李洋“我们走以后,你告诉我的父母,说我走了,我很安全,和红兵在一起”“你们要去哪里?”“不知道”“决心不参加高考了?”“高考对我已没有任何意义”“高欢,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什么了?”“那只血风筝、张岳”李洋是那天最后见到他俩的人。赵红兵和高欢私奔的传闻在这个百万人口不大不小的城市引发了轩然大波。主要的原因是赵爷爷和高欢爸爸的知名度。当然了,赵红兵和高欢在同龄人中知名度也比较高。如果我市有八卦报纸的话,那么这则新闻至少要占据头条一个礼拜的时间。当时坊间的传闻有很多。二狗曾经听到的版本有:“赵部长的儿子复员以后就直接当了大流氓,他说要玩100个姑娘,高欢就是第100个”“高欢就是个小马子,六中的男生上过她的不少”“高欢怀孕了,赵红兵带她去生孩子了”“………………”人言可畏,三人成虎。八十年代某些自诩为正派的人们从来都用最龌龊的心理、最富有视觉冲击力的淫乱想象加上最毒辣的语言去编织一个又一个超级成人黄色小说,然后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其痛加批驳。在唾沫横飞的传述中,即满足了其阴暗的心理又获得了相互间“道德”上的认同。二狗虽然不知道究竟谁才是真的龌龊,谁的想法才是真正的淫荡。但二狗敢肯定,那第一个编瞎话说赵红兵玩100个女人的人心理一定不健康,赵红兵活现在已经40出头了,可能也只有过高欢一个女人。很不幸,这次轮到的是赵红兵和高欢。像二狗这样了解赵红兵和高欢的人又有几个?当时他们是多么纯洁善良的两个孩子!赵红兵以前只是在混子中出名,如今,他也成了阿婆阿姨们的饭后谈资。从此,赵红兵混子加淫魔的形象在我市深入人心。所以说:赵红兵这人专干出名的事儿。两三天内,赵红兵这个团伙骤然减员,最能服众的赵红兵走了,下手最狠的张岳进去了还不知道要判几年,身手最好的小北京要每天留在旅馆里出不来,手里有把沙喷子的孙大嘴巴每天守着那租书室。目前他们这个团伙的核心成员只剩下了四个,而这四个人中李四、费四、李武三个人还常年在乡下和县城收废品,如果这个时候二虎找上门来,恐怕小纪是非吃亏不可。其实小纪也真高估了二虎他们,毕竟张岳刚刚杀了张浩然,他人虽然是进去了,可是他的确是为他自己和这个团伙打出了相当的名声。二虎他们现在知道了赵红兵这帮人里有人敢杀人,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但毕竟小纪曾在他的废品回收站里自己一个人被二虎等人抓住过,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安。赵红兵走的当天他决定,暂时离开废品回收站,让李武的两个小兄弟看着,是赔是赚无所谓。他和李武等人一起去乡下收废品,等赵红兵回来以后再继续经营。当时小纪自己已经开了一年半的回收站,由于他胆子比较大什么都收,所以手头当时已经有了几个钱,他也不愁没钱。赵红兵他们以前成天在一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觉得相互之间都是兄弟,不存在谁是老大的问题。直到赵红兵走了以后小纪等人才发现赵红兵的重要性,他们心理上都在一定程度上依赖赵红兵,一旦出了事没有赵红兵做决定,这兄弟几个还真是有点手足无措。赵红兵走了,李四、费四和李武就听小纪的,在赵红兵这个团伙中,馊主意、鬼点子最多的就是小纪和小北京,这两个人不相上下。小纪这个人有个优点,就是如果对某件事情感了兴趣,那他还真是能下苦功夫、大力气去学。自从大年初六拜师李老先生以后,小纪是真的学了很多文物的知识,而且进步神速。每当费四等人在乡下看到文物以后,都找小纪来鉴定。小纪鉴定几次以后拿着收来的文物去找李老先生让他再评价评价,李老先生对小纪的鉴定文物的眼光总是赞叹不已:“我李老头教书这么多年,每年师院历史系毕业的本科学生60名,没有一个比你更出色、学东西学的更快”“但是,你别把这本事用到不正当的地方上去”,李老先生不但是个知识分子,还是个十分正直的知识分子。小纪就是对这个东西感兴趣,他不但学了文物鉴定,而且在经营废品回收站的空余时间他还学了“阴宅风水”“堪舆”这样的东西。二狗想:小纪学这个东西的时候肯定不是想去挖古墓,只是对这些看起来有些神秘的东西好奇而已。一辆130小货车,可以坐四个人,小纪在赵红兵走的第二天就和李武等人去了乡下了。由于在这之前的几个月收上了十几件文物使他们尝到了不小的甜头,所以当时这几个人的主要精力已经不是收一些废铜铁,而是主要以收文物为主。当然了,如果有废铜铁他们也收,赚点零花钱。当天他们就开车到了一个叫“红旗乡”的地方,他们曾经在这个乡的某个村子里收到过两件金代的文物。小纪由于以前很少和费四等人一起来乡下,所以这天小纪非要来这里再看看能不能再有什么新的收获。到了这个村以后,在村口,小纪就下了车,把村子周边的地形地貌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等费四等人进村收了一圈废品以后,小纪又上了车。“收到什么没有?”小纪问“就收到点几斤铜线和几件废的铁农具、还有有个铁栅栏的大门,没什么意思”费四性格比较急,总想赚快钱,早就厌倦了这么一分一毛的赚。“呵呵,那你还想收点什么?”李四这个人倒是个勤勤恳恳做事、踏踏实实赚钱的人“文物呗!收一吨废铜也不如收一件像样的文物”费四边启动车边说“哪来那么多文物让你收啊!呵呵,现在农民也不傻!”小纪笑着说“知道李老棍子吗?他从监狱里放出来以后也带着一群兄弟搞文物”李武在社会上认识不少混子“哈哈,他还搞文物?他也下来收?”小纪问“人家才不像咱们这么实实在在的收,收能收来几件?他们是直接挖古墓,你现在看看人家李老棍子他们,活的比咱们滋润多了,每天晚上都在万鹤来、贵宾楼摆酒,喝完了就去嫖”李武看样子很羡慕李老棍子他们。“咱们干脆也直接去挖古墓算了”费四拍着方向盘说“操!费四你想去你去,那事儿太缺德,我TMD不去”李四这人憨厚着呢。在他和费四跑路期间,费四没少想干违法的事儿,全被李四拦住了。“李四你别装,你以为你收上来的文物就不是从死人骨头旁拿出来的?”费四说“那我也不能自己下手去挖人家的坟!”“你还别说,我看这个村村口的东梁岗附近风水不错,是个阴宅的好地方,说不定就有古墓”小纪在村口观察了半个多小时,根据他从书上学来的东西,他觉得这个地方可能真的有古墓。其实小纪判断哪里是不是有古墓的方法很简单,就根据两点。1,在这个村子及附近是否曾经收上来过文物,如果的确收上来过文物,那么说明这里在千百年前一定有人曾在这里生活过。2,这个村子附近的风水怎么样,如果我是风水先生,我会选哪片儿当墓地。毕竟小纪不是专业的,他不知道还有洛阳铲这样的工具,可以一铲子打到地下十几米,看铲子上带的土就知道下面究竟有没有古墓,李老先生也不可能教他这些东西。小纪看见这个村子的东梁岗背倚巍巍的高山,周边小溪环绕,就确定这里肯定是块好墓地。事实证明他也是正确的,这个村子虽然现在的名字已经改成了汉语的地名,但是历史上这个村子附近被称为“百音布拉”(音译,二狗不知道这是不是满语,但据说是“有小溪环绕的地方”的意思),早在辽金时代就有人类在这里栖息繁衍。“小纪,那咱们要不试试?”李武还真动心了。“你们别扯淡,要是红兵在,肯定不让你们干这事儿”李四还想阻拦“要干就干吧!小李四你不爱干可以不干,兄弟几个挖出来东西一样分你钱”费四说“谁稀罕那两个钱,你们这么干是TMD违法的!抓住要判的!张岳刚进去,你也想进去?”李四说“抓住违法,不抓住就不违法”几句话过后,李武是真动心了“咱们说干就干吧!”费四不理会李四了“要么明天咱们来试试?”小纪说。小纪可能并不是像费四那样想赚快钱,他只是对这东西感兴趣,也想看一下自己的眼光究竟怎么样。这哥儿几个在回城的路上就商量好了,明天晚上过来挖古墓。李四不愿意去就在家呆着,反正他们三个是铁了心要去挖挖看有没有古墓。第二天,李四果然没来,他去了赵红兵的旅馆找小北京玩,也去打听张岳的事儿会不会重判。而李武、小纪和费四等人却去准备了铁锨等工具。正所谓无知者无畏,人家正经八本的盗墓贼都是打盗洞什么的,这哥儿几个可好,直接想拿着铁锨开挖,挖出什么算什么。“你说我们挖古墓的时候遇上鬼了怎么办?”费四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有点怕鬼“鬼怕恶人”小纪说“咱们也不是恶人啊,鬼还怕什么?”费四问“我听我爸说,鬼还怕枪”李武说“咱们也没枪啊?”费四又想发财又怕鬼“大伟不是有把火药枪嘛,就是那个沙喷子,差是差了点,可是总是把枪啊”小纪说,看来他也有点怕鬼。“那就跟大伟把那把枪借来”费四说当天下午3点多,这三个人就开着那辆破130货车去了东风乡的那个百音布拉村,2个多小时以后,快天黑的时候,他们已经快到了。据说,他们那天在路上就遇见了一件邪事。当时天刚刚擦黑,但还能模糊的看见人,由于已经快到了,他们把车停在离村子大概5公里的路边,准备下车抽根烟,商量一下把车停在哪里。费四先下的车,他刚下车,就看见公路的旁边的大沟的对面有两个人在向他们招手,模糊中,依稀可以看出其中是个老头,手里还拿着一个东北特有的烟袋锅子。二狗在南方现在也生活了很多年,但很少见到在东北经常见到的那种约30-100米宽,5米左右深的由山洪冲成的大沟,或许是南方山比较少的原因吧。那天费四等三人停车的公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那条大沟约200米,而公路旁的那条大沟的宽度大概有50-60米,沟对岸的那两个人离沟沿大概100米左右,也就是说那两个人离他们大概在350米左右,而他们之间,有一条深起码有4、5米的大沟,费四他们可以看见,想过这条沟附近根本没有路,有一条比较险陡的路在沟的东边大概400米的地方。费四也向沟对面的老头招了招手。当时是八十年代,人都比较淳朴而且很多人都乐于助人。费四知道,大沟对面这两个人是天黑了不愿意走夜路,想搭他的顺风车。“老乡,搭车是吧?”费四这人挺热心,平时收废品的时候看见路上的老人或者抱着小孩的妇女在赶路,他总是主动让人家搭他的顺风车。今天在这荒郊野岭的看见有个老头,以费四的性格不可能不帮忙。对面的那个老头没说话,挥了挥手中的烟袋,意思是想搭顺风车“老乡,你往东边走,那里有条路,你从那条路过来,我们在这边等你”费四这人真不是一般的热心对面的老头又挥了挥烟袋锅子。这时,李武和小纪两个人也下了车。“咱们晚上去挖的时候,把车停在哪呢?”小纪边说边点燃了手中的香烟。小纪在把自己的烟点燃了以后拿洋火要点李武的烟的时候………………他们三人赫然同时发现,刚才还离他们有300多米并且隔着一条大沟的两个人,仿佛身子一晃就到了他们的这边!!!现在离他们只有30-40米的距离!!!而这两个人里,分明就有刚才一直在挥着烟袋的那个老头!!!就是这么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已经到了这边!他们是怎么过来的?这么宽这么深的大沟,他们俩是飞过来的?“我的妈呀!”小纪喊了一嗓子,拉起了已经吓傻在那里的费四就上了车,等李武窜上车以后开车加上油门就跑,三人惊魂未定,车启动以后胆子最大的李武还回头看了一眼:路上连一个人都没有,刚才那两个人也不知道到哪去了。后来,二狗曾无数次听到这三个人在不厌其烦的重复此事、讨论此事。但是他们三人始终没能想明白那两个人怎么在半分钟的时间里跨过那条附近根本没有路的5米深几十米宽的大沟的,三个人明明同时看见人过来了,再回头看的时候为什么又消失了。总之,那天这三个人吓的不轻。“今天撞邪了,晚上别去挖了,咱们都回去吧!”费四最怕鬼“别自己吓唬自己了,或许是咱们眼花了”李武说“难道咱们三个眼睛全花啦?操!”费四吓死了“这地方太邪,咱们回去,绕路回去,说什么也不走那条路了”小纪也被吓坏了“你们俩就这点胆?咱们不是有枪吗?你们人都不怕,怕鬼干什么?”李武胆子真不小“那我可要拿着这把枪”费四说“行了,咱们先别去挖了,现在还早着呢,过了晚上10:00咱们再去,咱们先找个地方喝点酒”李武说这几个人开车到了离百音布拉村约30公里的一个小镇,坐在那里喝酒,一直喝到晚上10:00。三个人都喝了点酒,也就没刚才那么怕了,喝完酒开车开到了离村口约一公里的地方。把车停了下来,那时候大概11:00多,80年代的东北农村很多还没通电,即使通了电供电也极不正常,晚上11:00多以后基本人都已经睡着了。由于那块地离村子不远怕被村民发现,所以他们选了这个时间来。小纪像模像样的拿着罗盘指着一片玉米地说:“咱们在这里挖,或许能挖出点东西来。”说着,小纪和李武二人拿着铁锨就钻进了玉米地,而费四则拿着那把沙喷子死不撒手,给他们望风。阳历六月份玉米长的已经很高了,小纪和李武二人钻进了玉米地以后就不见了踪影,只听见他们在玉米地里穿来穿去衣服划到玉米叶子的声音。据费四回忆,那天无风有月,月亮非常亮。他们钻进去以后就留了费四一个人在外边望风。费四见他们进了玉米地不见了踪影以后觉得有点糁人,他一害怕就想撒尿,然后他也猫腰进了玉米地,他模糊的看见好象小纪和李武好象是在离他15-20米左右的地方,正在猫着腰拿着铁锨挖,他还能听见挖土的声音。费四手里还攥着那把沙喷子,解开裤子就想撒尿。他刚解开裤子,觉得身后好象站着一个人,他的脊背一阵一阵的发凉。他回头一看,月亮下,就在他身后5米左右的地方果然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正是今天黄昏的时候在大沟边看到的那个拿着烟袋锅的老头!“有鬼!”费四感到头皮一麻,喊了一嗓子扔下沙喷子朝小纪他们的方向冲了过去。费四又高又壮,吓的惊不择路,连冲带撞撞倒了不少棵玉米,几步就跑到了李武和小纪跟前。“咋了?”小纪也被费四这一嗓子吓坏了“别问了!快走!”费四拉起小纪就跑,小纪也扔下了铁锨和费四往玉米地外面跑,李武胆子虽然大,但也禁不住这样吓唬,也跟着冲出了玉米地。他们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130车前,赶紧上了车,开车就跑。沙喷子和两把铁锨都扔在了玉米地里。事后费四说:他们冲出玉米地的时候,他又看见了那个老头。而和他一起冲出玉米地的小纪和李武则坚称没看见。李武直到死,也一口咬定那天晚上玉米地里绝对没有什么老头,肯定是费四看花眼了。无论如何,费四这次是吓破胆了。“不如听李四的了,这TMD伤天害理的事儿不能干,以后再也不干了,一辈子没见过鬼,今天见到了三次!”回到市里费四这样说。“我也不干了,太吓人了,我差点被费四吓尿了”小纪说“小纪,那里到底有没有古墓?”李武还在惦记着那块玉米地“我TMD哪知道,我刚挖了两铁锨土就被费四拽了出来”“那你估计那里到底有没有古墓?”李武还真是锲而不舍“看风水的话,在那玉米地附近,是很可能是有的”小纪说“你们不去,我去!”李武说“你疯啦?!还敢去”费四说“我白天去挖总不能白天见到鬼吧!”李武说“白天去?不被人家看见啊?”小纪问“我有办法!”李武说第二天,李武找到了他一个开货车的小兄弟,跟他讲明了这件事。他的这个小兄弟在开货车之前是个职业小偷。他听到李武这样介绍,很感兴趣。李武就把这辆车当成作案的交通工具。并且在这辆货车上的车厢上端端正正的喷上了几个大字“中国北方墓葬研究所第三考古队”。太有才了!第三天,他就带着他收的那几个小兄弟去了小纪挑中的那块玉米地。据说,他们到了以后,沙喷子和铁锨还都在,看来这块的主人已经准备收玉米了,这两天没去打理这块地。李武找到了这块地的主人,并且给了他500块钱,告诉他:“我们是国家的考古队的,现在要在你的这块地进行考古,这500块钱是国家赔偿你们的损失”。这块地的主人高高兴兴的收了钱,任由他们去发掘。当天晚上李武回来以后就把那把沙喷子还给了孙大伟。从这天开始,李武就带着三个小弟每天在这里“考古”,光明正大的盗墓,而那辆“中国北方墓葬研究所第三考古队”的车就放在国道旁边,很是扎眼。这个村子里的妇女小孩也来看热闹。李武他们四个还真是倒霉,挖了二天半,坑挖了很深但是什么都没挖到,除了土就是土,用后来李武出狱以后的话说就是:“不能再挖了,再挖就打出地下水来了”。就在他们想放弃的时候,出事了。那天,该县的刑警队正下乡办案,看见该村子的村口聚集着一大批人在看热闹,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两个刑警就下车准备盘问一下。走到跟前,他们看见有几个人在挖大坑,觉得不对劲,紧接着他们又看到了那辆“中国北方墓葬研究所第三考古队”的货车。刑警的嗅觉就是强,即使看见了那辆车他们也没放弃盘问。“同志,你们是哪里的?”警察打着招呼“北京的,我们来这里考古”李武说“哦,听口音怎么像东北的?”警察问“我家是长春的,现在在北京工作,咱东北口音都差不多”李武面不改色“车牌怎么是本地的?”警察又问,边问边走上前去“最近我们就在你们市考古,借的本地的车,方便,我们考古队现在的车都在哈尔滨那边,也没车了”李武有点理屈词穷。“呵呵,同志,真是辛苦了,有问题可以找我们”警察边说着边走到李武跟前要和李武握手。“你们警察更辛苦!”李武也微笑着伸出了手两只手握在了一起,手握住的同时,李武的手腕上多了一个亮晃晃的手铐。“真逗,考古队我见的多了,但像你们这样拿着几把铁锨就来考古的我真是第一次见到,真是开了眼”把李武带上警车的警察说,“你们胆子不小,就是太业余了”。几天后,我市的博物馆的人真在离李武挖坑的地方30多米处挖出了一座金代墓葬,虽然不是什么大墓,但是出土的文物不少,现在都放在我市的博物馆里。李武虽然贪财,但是还是条汉子,没有咬出小纪等人,只说这古墓是自己找的。因为是盗墓的主犯,李武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高欢真的去参加了高考,而且考得很开心。谁都不知道赵红兵和高欢在那段时间去了哪里又干了些什么,反正可以确定的是高欢的学习貌似是没拉下。因为一个月以后,高欢就以高分被第一志愿中国人民大学录取。从那以后,高欢的父母又可以抬起头做人了,这是后话。黄老邪来找小纪“买”玉是在高欢结束高考的第二天,那天,赵红兵和李四在给小纪陪床。黄老邪姓黄,在电视剧《射雕英雄传》播出之前他的绰号是黄鼠狼,但是自从大家听到有黄老邪这么一个名字以后,就都叫他黄老邪了。因为他的确很邪。光从黄老邪走路的姿势就可以看出此人必定是个流氓,他走一步晃三下,慢慢悠悠。又高又瘦,一双眼睛贼溜溜,从外表上看,还是叫黄鼠狼更贴切些,总感觉他长的比黄鼠狼还像黄鼠狼。虽然此人贼眉鼠眼,但他最大的特点故作斯文、幽雅。他从不说脏话,讲话慢慢吞吞,轻声细语。如果只听他讲话不看他本人,那么一定会认为他是个小知识分子。据说他装斯文的行为在他们团伙内部也引起了很大的不满,大家都看不惯他一个没文化的流氓总装斯文。据流传曾有如下经典对话:“黄老邪,你不装逼能死啊”李老棍子有次实在看不惯了骂了一句“不会!”黄老邪轻声细语的回答,优雅而坚定“那你还总装逼干什么?”李老棍子实在不耐烦了“死是不会,但是只要允许我继续这么装逼,我会长寿的”黄老邪微笑着回答“操!”李老棍子抓狂了“装逼是我的天性”黄老邪还不忘补充一句集体晕倒。据说黄老邪虽然狠,但也有他怕的人。他最怕的人就是大侠刘海柱,黄老邪刚刚开始混的时候,刘海柱曾经提着一把豁了齿子的破菜刀追了黄老邪三条街,把黄老邪的上衣砍成了碎布条子,最后黄老邪跪在地上说:“亲爷爷,活祖宗,放过我吧!”。刘海柱才饶了他。直到八七年的时候,刘海柱在十四门口搞了个修自行车的摊儿处于半隐退状态,但黄老邪就是不敢从那条路上走。黄老邪总希望自己能够与众不同,同伙们用的武器都是枪刺、双管猎枪,而他则是经常腰缠一柄软剑,也就是皮带剑,当前中国没这个东西了,但是八十年代很流行,虽然软剑的杀伤力连普通匕首都不如,但他认为带刀带枪上街太粗鲁、太没层次,这不是他的性格。他还曾经梦想有一把铁的折扇作为武器来匹配他那优雅的风度,但是遗憾的是他通过《故事会》上面卖武器的地址邮了三次钱购买,一次货都没发过来!盛怒之下黄老邪奔赴他汇款的地址浙江温州去找了那个骗子,还真被他抓住了,但对方是个女人,他没动手,最后那个女人退了他180块钱了事,他大胜而归。忘了提了,他往返温州的路费就是一千多。别的流氓都是以打几次大的胜仗成名,而黄老邪当年则是以挨打成名。社会上的混子一提到黄老邪就说,“这小子真是命大,刘海柱砍了他30多菜刀,这小子都成了个血人还能跑”,“在红旗公园门口他被20多个人拿着钢管和棒子打了起码5分钟,居然打完他还自己去了医院”。总之,黄老邪在很久以前就享有体格好、抗击打能力强的盛名,但真的变的凶悍起来还是跟了李老棍子之后。他刚跟李老棍子的时候还没有软剑,当时打架总拿双节棍,带着几个兄弟专门帮李老棍子平事儿,被他打过的人基本都要在医院住上两三个月。在李老棍子手下的几员战将中,老五、土豆两人下手最狠。黄老邪肯定不是胆子最大的,也肯定不是最能打的,但他的确是最有名的。黄老邪去的医院的那天穿着一双拖鞋、裤子是大杠烫绒的、上身穿了件白衬衣还系了条鲜红鲜红的领带,衬衣也没有塞到裤子里,不伦不类。身后带着三个小兄弟,这三个小兄弟手里还提着水果罐头和麦乳精,他双手揣兜一步三晃进了小纪的病房。“小纪兄弟,你好”二十年前出口就说“你好”的全中国可能也就黄老邪一个“恩……你是谁?”小纪问。虽然赵红兵等人已经打了多场硬仗,但社会上的流氓当时认识的还的确不多。“我姓黄,你就叫我小黄吧!大家都这么叫我”黄老邪看来对自己的绰号很不满意。“恩,小黄兄弟,我好象以前见过你嘛”小纪没想到他是李老棍子的人。“四海之内皆兄弟”黄老邪开始拽文了,他一共就会这么几句词,每天翻来覆去的说。“那谢谢你了!你看你,还带了这么多东西”小纪说“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李老哥吧!”黄老邪这才说明了来意。“哦………………”小纪没答话,回头看了看坐在他旁边床上的赵红兵和李四,赵红兵和李四心领神会。“李老哥呢,让我来,就是想替他陪个不是,他也就是一时冲动,以后大家都是朋友”黄老邪说的诚恳极了。“陪个不是?”小纪问“是啊,而且李老哥说,还希望继续和你做生意,只要你把你的玉拿出来,价钱还好商量。”原来黄老邪来还是为了那块玉“那他希望出多少钱啊?”小纪躺在床上,说话有点费力“8000块,怎么样?如果可以,我现在就带着钱呢”“我不卖”小纪说完这句就闭上了眼睛“小纪兄弟,别给你脸你不要啊!”黄老邪虽然火了,但是说话还是很温柔。“小纪累了,要休息一下,这玉的问题,我来和你谈吧!咱们去走廊谈,别影响小纪休息”赵红兵站了起来说。“和你谈,你配吗?”黄老邪斜着眼睛看着赵红兵“呵呵,谈完你就知道配不配了”赵红兵才是真正的优雅,对黄老邪的这句挑衅仿佛一点都没生气。“我哪来那么多闲功夫,你一边凉快去”黄老邪不耐烦了“玉在我手里呢,呵呵,咱们出去吧!”赵红兵说没等黄老邪答话,赵红兵和李四先走出了病房。他们相信,黄老邪一定会跟着出来的。果然,黄老邪带着那几个小兄弟跟了出来。“玉要是不在你手里,今天我把你脑袋给你拧下来”黄老邪细声细语的说“玉呢,是在我手里,但是我不想卖给你,呵呵”赵红兵和李四都笑嘻嘻的看着黄老邪,他俩都不是爱主动生事的人。但是今天,他俩就是想把黄老邪惹火了,然后“合情合理”的毒打黄老邪一顿,给小纪出出气。“你黄大哥我的名气你们听说过吧!我的脾气可不大好”黄老邪火气上来了“哎呀,不好意思黄大哥,我这个兄弟的脾气更差,还有精神病,你可别把他惹了啊,精神病杀人可不偿命,他都好几天没杀人了,刚才还和我说要整死两个呢。你可小心点。”赵红兵故作担心的表情指了指李四说。看来赵红兵是把小北京的贫嘴功夫学到家了,虽然平时不贫,但贫起来小北京也比不了。“哈哈,你TMD才有精神病呢!”李四大笑着推了赵红兵一把。黄老邪这下算看出来了,赵红兵和李四这是消遣他呢。“肉皮子发紧了吧!”黄老邪倒退一步,伸手向腰间摸去,他是摸他白衬衫下面那把软剑去了。他这个动作倒是把赵红兵和李四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腰间有枪呢!他俩几乎同时窜出去抓黄老邪要“掏枪”的那只手,这都是他们侦察兵的习惯性动作,已经是条件反射了。不过,由于赵红兵距离黄老邪稍远,还是李四快了一步。说时迟,那时快。李四一个箭步上前按住了黄老邪的手,另一只胳膊化作肘拳狠击黄老邪的下巴,黄老邪被一击之下马上倒地,李四扭过胳膊发现黄老邪腰间缠着的原来是一把破软剑。赵红兵又一脚踢倒了一名冲在前面的黄老邪的小兄弟。二狗认为,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总写斗上几百个回合不大现实,在实战中,那些经过严格训练的人打倒那些小混子基本就是一两下的事儿,比较接近古龙的作品。李四和赵红兵对付这群小混子基本就是一两下就打倒一个,而且招数非常简单,什么“回旋踢”之类的花招根本没有,就是简单的一抓一踹或是一肘拳一电炮,但对方就是避不开。两分钟以后,黄老邪和他带的三个小兄弟全倒在地上哼哼。赵红兵和李四没理会黄老邪的三个小兄弟,让他们三个赶紧起来滚蛋。他俩把火全发到躺在地上的黄老邪身上了,赵红兵和李四踢人极狠,隔10秒种左右踢一脚,中间还留给黄老邪喘气的时间,每踢一脚,黄老邪都闷哼一声,哼声刚停,第二脚就来了。他俩多数只朝黄老邪的大腿或者屁股踢,因为要踢他别的地方,黄老邪恐怕早被踢死了。他俩边踢躺在地上的黄老邪还不忘嘲讽着他:“你起来呀,你脾气不是大吗?”“我早就跟你讲过我们的脾气更不好”“你那把破剑是吓唬你侄子的吧”“回去告诉李老棍子,没钱买玉就别买”“想当流氓可以,多回家练几年再出来”一向以抗击打能力强而著称的黄老邪终于也顶不住了,再踢已经没反应了。黄老邪这个耀武扬威已经好几年的混子,终于今天再次尝到了被打的滋味。他没想到跟了李老棍子以后居然还有人敢把他打成这样。黄老邪可能已经忘了,今天他是来讹人家来了。赵红兵想起躺在病榻上无缘无故被扎了一刀的小纪就怒火中烧:“姓黄的,你是个男人就站起来,你怎么走进医院的你怎么走出去”黄老邪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晃了晃手,看样子是的确走不动了。“好,你不走,我拖你出去”赵红兵抓起黄老邪的头发就开始拖着走。赵红兵的原则一向是:尽量不动手,但一旦动了手一定要把对方打“服”了,否则他以后还会找麻烦。赵红兵拖着黄老邪没走几步,就看见了一瘸一拐朝他跑过来的三姐。原来,赵红兵在这里打的太热闹了,值班护士不敢拉架,便把他三姐找来了。他三姐穿着高跟鞋没跑几步就把脚扭了。据赵红兵三姐回忆说:从来不知道红兵有那么大力气,拖着黄老邪在水磨石地面上走就像是手里提着个公文包似的。“红兵,别打了,你这是要把人打死!”“他们欺人太甚!”赵红兵一向听三姐的话,松开了黄老邪的头发“快把他送到门诊!”“好吧”赵红兵挺不情愿,又抓起了黄老邪的头发,想把他拖过去“你还抓他头发!?放开!和小四你俩把他架过去!”现在在赵红兵的三姐眼中,黄老邪已经不是来讹诈的流氓,而是她们医院的病人了。黄老邪在赵红兵眼中是个无恶不作的流氓,正在对他的战友进行讹诈。但在赵红兵三姐眼中,黄老邪只是个可怜的病人。赵红兵和他的三姐都是好人,但同一个人在他俩的眼中差别就是这么大。二狗认为:三姐同志对黄老邪这样的人仁慈就是对整个社会的残忍,他多躺在床上养几天病,就会少危害社会几天。李四和赵红兵两人不情愿的架着黄老邪下楼,赵红兵的三姐走在前面。当时是夏天,赵红兵的三姐跑过来时没穿白大褂,穿的是个比较薄的裙子。赵红兵和李四没架出几步就发现黄老邪竟然在色眯眯直勾勾的看着赵红兵三姐那凹凸有致的背影。都被打成这样了还有闲心看美女!!!!“你还敢看我姐!!!!”赵红兵把黄老邪扔在地上,又是连续的猛踢“我…………没……”黄老邪又被打的说不出话了“唉,红兵…………”三姐也拿赵红兵没办法了当天晚上,赵红兵他们又开了个不怎么正规的小型的会。会议得出的主要结论是:李老棍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继续落实防范措施并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