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德国际1946手机版

防卫过当致人死亡,黑道风云20年

从1987年春节到1987年6月中这4个月,赵红兵兄弟几个基本没和其它人发生太的的冲突,最主要的原因是去年春节前4、5个月他们打的硬仗太多,已经在本市有了相当的名气,普通小混混基本没人敢招惹他们。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就是他们春节以后都安心的做自己的生意,生意刚刚起步,都比较投入,也没太多的时间聚在一起滋事。在短短的几个月中,本市的黑道格局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在春节以前全市大的团伙只有5、6帮,基本全是在郊区或回民区,比如张大噶子、路伟、二虎等人。这些人都是成名在83年严打之后,83年全市知名的流氓头子们全没躲过严打。83年后是世无英雄,竖子得以成名,连路伟这样挨了一刀不敢报仇的混子都可以当上老大。到了86年底至87年初,一大批83年严打折进去的流氓被释放或提前释放,这些真正的狠角出来以后,很快在市区拉起了几个流氓团伙。比如李老棍子、刘海柱、陈卫东、张浩然等。赵红兵他们不招惹别人并不代表别人不来招惹他们。想招惹他们的主要是两个人,二虎和张浩然。二虎出院后脚变成踮脚,走路一瘸一拐。外号也由二虎变成了二瘸子,他总想找到费四,但费四总在乡下,二虎始终没能抓到。张浩然虽然从上到下没有一丁点的幽默感,但此人的所作所为极具幽默色彩。他83年折进去的时候的罪名就是组织流氓团伙及敲诈勒索等,虽然他心狠手辣但倒是的确没做过什么大案,只是组织流氓团伙而已。等他从监狱里转业出来以后,很多监狱里的战友都希望跟着他干。但是他这次还真是吃一堑长一智。“我再也不组织流氓团伙了”,张浩然总这样痛心疾首的说。大家当时都相信他这个大粗人、大恶霸居然也在政府的教育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浪子回头金不换”,大家这么评论他。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这哥们儿倒是不组织流氓团伙了,但是他改单干了!他可以说是我市87年上半年最有名的单干流氓、单干户。他单干的的“项目”也是所有流氓中最有趣的。别的流氓都是偷、抢、敲诈勒索等,张浩然嫌这些都太没技术含量。他要干就干“砸杠子”。“砸杠子”也是我市80年代黑道术语,专指截道抢钱。刚从监狱里出来的张浩然才不会傻到直接拿刀子去抢钱。他只勒索从市区到各个县以及各个县到下面各个乡的大巴司机!这个人鬼点子不少,真不知道他这个勒索的办法到了现在上了创智赢家会不会得百万大奖。据说,他这个商业计划在监狱中就已经成型了。张浩然的方式是在大巴班车或货车必然要经过的土路上挖沟。通常是由于某一路段在修桥或修路,大巴或货车需要绕路才会走这些土路,这些路并不是国道,只不过是人和车过得多了形成的路,这样的路国家当时没有任何政策条文保护。所以张浩然就抓住了这个漏洞,认为这是个商机。他当时对我市的路况比交通局长还熟悉,哪里有这样的土路哪里就有他张浩然。张浩然经常会雇佣2-3个当地农民在这些路上挖沟,沟不深不浅不宽不窄刚刚好,反正是车肯定没法通过这个沟!每当货车和班车从这里经过看见这个沟就会停下,站在他们眼前的,就是张浩然和几个憨厚的当地农民。“兄弟,这怎么多出来个沟啊!我们没法过了”司机肯定会问“我们正在挖水渠,这可怎么办?”张浩然肯定会故作为难的样子“哎呀,那我这一车人怎么办啊?我总得过去啊!”司机肯定很挠头“司机大哥我看你也挺实在的,我们把这个沟填上然后让你过吧!但是我们不能白忙活啊!我们帮你填上这个坑的话你出50块,如果是你自己填这个坑的话,我们借你铁锨,你出30块,怎么样?”张浩然还装作很为司机着想的样子。“哎,算了,还是给你50块,快把这个沟帮我填上吧”每天这个沟就这样挖挖填填10几次。除了付给农民的钱,张浩然每天剩下500块一点问题都没有,张浩然就这样打一枪换个地方。今天在A县挖,明天在B县挖,以免总占着一条线把司机给讹诈火了。时间久了,全市由于修路经常要走一段土路的十几条线的司机都明白了张浩然是干什么的。但是没办法,张浩然这样干没犯法,他挖的路又不是公路。这些司机如果动粗又不是张浩然的对手,只好乖乖的给钱。后来张浩然在和班车司机谈填坑的时候还推出了“套餐价”这样的促销活动,班车总是要往返的,一来一去就是100块,张浩然遇上班车就说:“这样吧,反正你去还是要回来的,你们也不容易,给我80吧,来回我都帮你填上”。嗬!他张浩然也知道人家司机不容易。看来,美国经济学家90年代说的“挖一个坑,再填上一个坑就创造了双份的GDP”这一理论早在80年代,在中国,就已有人熟练运用了,而且运用这一理论的这个人连初中都没毕业,要是这些美国经济学家知道张浩然,看他们谁敢说中国人经济理论差!他们是在剽窃张浩然的学术成果!同时,张浩然这样干了,别人就不许这样干。如果张浩然知道谁学他在某一路段挖坑,张浩然肯定抡铁锨和他玩命。张浩然这样的亡命徒,有几个敢惹的啊。所以从春节以后,张浩然是真的勒索来了不少钱。没两个月就成万元户了。手里有了钱的张浩然“下乡”也没那么频繁了,没事的时候总想找那天砸了他一酒瓶子然后泼了他一脸酒的张岳报仇,想抓住张岳落单的时候捅他几刀。他当时的想法未必是捅死张岳,也许只是捅几刀解解恨。张浩然不“下乡”的时候每天都带着一把三棱刮刀,他希望遇上张岳。1987年6月中旬的一个礼拜天,天气已经很热了。中午的时候张岳、孙大伟和赵红兵等三人约了高欢、李洋和孙大伟的“女友”等三人在市中心的解放广场放风筝,那一年我市特别流行放风筝。别人的风筝都是一些龙、鸟、鱼什么的,而他们的风筝是赵红兵做的一个解放军战士,在风筝堆里格外显眼。更显眼的是:赵红兵把风筝带出来前,小北京由于必须要留下看旅馆比较郁闷,所以他用黑毛笔在这个解放军战士的胯下画了一个硕大的男性生殖器。赵红兵出来前没发现风筝上被画了这么个东西,他看见了以后觉得太丢人建议还是不要放风筝了,喂喂鸽子算了。但是张岳和孙大伟是第一次放风筝,还是坚持要放。“风筝上天以后下面的人就看不清楚了”张岳说“你爱放你放,反正我不放”赵红兵说“我放就我放,呵呵”张岳兴高采烈的说虽然张岳已经和李洋见过几次了,也吃过了一次饭。但是这是张岳第一次和李洋出来玩,格外的兴奋。开始放了以后才发现张岳根本就不会放风筝,他拿着风筝猛跑,跑了半天风筝还是没上天,在张岳身后举着风筝的孙大伟由于太胖没一会就跑不动了,怎么说也不陪张岳放了,和赵红兵、高欢等人坐在广场的主席台上聊天。广场里只剩下依然兴致勃勃的张岳抱着那个解放军战士的风筝一圈一圈的猛跑。虽然风筝一直没放起来,但张岳一直没有放弃努力。由于张岳是回着头看着风筝向前跑,所以他跑着跑着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就是张浩然。张岳回头刚想说对不起,定睛一看,站在他面前的是张浩然。紧接着,张岳觉得大腿上一凉,一把三棱刮刀扎到了张岳大腿上。根据张岳后来说,当时他真的达到了小北京所说的“禅的顿悟”的境界,他心中空灵一片,没有任何牵挂,腿上也没觉得有任何的疼痛,心中只是想着如何能抢来那把三棱刮刀。刀还没从张岳的腿里拔出来,张岳就抓住了张浩然拿刀的手腕,身子向后一退,用力将张浩然的手腕向下一拗。三棱刮刀“叮”的一声掉在了广场的地上。这招,是小北京在前半个月和张岳喝酒以后“练跤”时刚刚教给他的。张岳没经过任何的练习,在这生死关头因为“顿悟”就用上了。张岳随手拣起刮刀,想都没想就向张浩然胸口扎去。张浩然和张岳的区别就是:张浩然拿起了刮刀扎的是张岳的大腿,而张岳则扎的是他心口,就是想要他的命!这把三棱刮刀极其锋利,第一刀扎在了张浩然的腹部,直没入根。根据在场的人的目击:当时剧痛中的张浩然双手也抓住了张岳的手腕,但是人家张岳根本就没拔刀的意思,而是先把三棱刮刀用力的在张浩然腹中旋转,然后又向上一剜!张浩然一声嘶吼,双手放开了张岳的手。三棱刮刀最大的特点就是放血快、创口难缝,而且很容易从人的体内拔出。张岳随手抽出了刀,然后又连捅了张浩然三刀,刀刀直没入根,杀红了眼的张岳要捅第五刀时,被从主席台上飞奔过来的赵红兵抓住了手腕。据说,张浩然倒地后并没有马上死,而是嘴里还在喃喃的说着些什么,但是他说的是什么谁都没有听清,他眼睛瞪的大大的,表情并不是很狰狞。可能,躺在地上的张浩然看见了蔚蓝的天空、海绵样的一朵一朵的白云和天上欢快的飞着的白鸽。他或许,会想起他5岁那年,疼他的奶奶为了哄他卖了5斤小米给他买了江米糖。会想起10岁的时候,他也立志成为一名好学生,正在为老师的小红花奋斗着。会想起15岁那年,第一次和邻居家哥哥偷到了10块钱,他激动且兴奋着。会想起20岁那年,第一次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他那善良的爸爸妈妈正在拿着还是热乎乎的饭盒装满了他最爱吃的菜,希望他能重新做人。会想起25岁那年,在监狱里刚遭受一顿毒打的他发誓再也不进监狱了。如今,他再也不用进监狱了。听说,濒临死亡的人会回忆起他出生时的场景,此刻,他一定还看见了一个身上带血的婴儿刚刚呱呱落地时他的父母和亲人那温馨、激动与幸福交织的画面。一阵暖风吹过,那个胯下画了一个硕大的生殖器的解放军战士的风筝,落在了张浩然的身上,这个风筝上面,也沾满了血迹,那个被染红了的硕大的男性生殖器越看越像那把带血的三棱刮刀。他也曾经雄霸一方。如今,他死在了比他更狠的人的手里。或许真的,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去医院,高欢快去报案”赵红兵说“怎么抬啊!”孙大伟很为难“不用抬了,他已经死了”曾经目睹无数战友牺牲在自己身边的赵红兵面无表情的说“我是说让你送张岳去医院!快!”赵红兵继续说验尸报告显示,张岳这四刀随便哪一刀都能要了张浩然的命。虽然在公安局没有任何前科案底的张岳属于正当防卫,而且他刺死的还是两劳释放人员、全市知名的大流氓张浩然。但张岳毕竟是在解放广场的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人,而且在张浩然没有抵抗能力的情况下张岳又连捅了三刀。所以,张岳还是被象征性的判了劳教两年。让张岳这样的人去劳教等同于让现在上海的小白领去复旦大学读了全日制的MBA。为什么比喻成复旦大学MBA而不是中欧商学院MBA呢?因为复旦大学的MBA是国家承认学历的,更贴切。劳教和MBA的共同点有:1,很多小流氓在劳教前的生活圈子很小,正是劳教给了他们扎堆的机会,让他们能认识更多的人。而读MBA也是这样,去读书是小事儿,关键是在里面多认识点有本事、有能耐的人。2,劳教一般是2-3年,和MBA时间差不多。3,在牢狱那人心险诈的条件下,人自我保存的能力肯定会增强。读MBA也一样。4,劳动教养的结果通常都是让好人变成坏人,让坏人变的更加恶毒。读MBA也是使有能力的人变的更有能力,让没能力的人多少有了点能力。共同点过多,不一一列举。反正,张岳这次牢狱之灾至少相当于他读了麻省理工大学斯隆管理学院的MBA,真真正正的镀了把金。他是劳教犯人中绝对的老大,无可争议的狱中龙。张岳杀人这件事改变的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命运,也改变了赵红兵和高欢的命运。因为,这次事情以后,高欢的父母知道了高欢“早恋”的事实——注释:1,小北京为什么叫小北京,因为在90年代以前大家都这么叫他,直到90年代以后有了电视剧,大家才叫他沈公子,因为他姓申,但是长的和家有仙妻里的沈公子很像,所以都叫他沈公子2,孙大伟的女朋友为什么没名字,是因为她很快就考到了外地,毕业也没回来,在这个故事里,她只是个流星,所以就不写名字了取一个名字很费事的,总担心自己一不小心打出了真名字:)

由于张岳杀张浩然时赵红兵、高欢等人都距离不远,而且是高欢报的案,所以都被公安局留了笔录,很晚才放回家。高欢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她的父母。“今天你出去干什么了?”高欢的妈妈扯着嗓门喊“我……和同学出去玩了”高欢小声回答,同时示意她的父母回家,有什么事回了家再说。“去哪玩了?!”“解放广场”“真的是你!!”高欢的妈妈忽然哭了起来“你们在一起杀人了?”高欢的爸爸问“是我同学的朋友杀了人”高欢解释说。“牵你手的那个男孩子是谁?”“我的…………一个朋友”高欢很勉强的说出了这句话“朋友?男朋友吧!”高欢的妈妈问“妈,别在这里说,咱们回家说”“就在这里说完!否则别进家门!”高欢的妈妈嗓门越来越大还带着哭腔“妈……………………”那天,高欢他们一家三口至少在小区门口吵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家。原来,高欢的一个邻居在解放广场目睹了凶案的全过程,回到家就告诉了高欢的父母。当晚,高欢一家三口彻夜未眠。高欢的父母想不通,自己的这个从小就被视为骄傲的乖乖女为何早恋?而且早恋的对象还是个和杀人凶手混在一起的人?一夜之间,高欢的父母从天堂坠入到了地狱。在第二天早上六七点钟,高欢的父母决定找高欢的老师和赵红兵的家长。因为此时已经临近高考,他们容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受到外界杂事的影响。他们不曾料到,他们这过度的“关心”是真的害了女儿。高欢的爸爸当时是市政协副秘书长,当时正担任《市志》的主笔,是我市比较有名的文人。八十年代的文人多数清高、执傲又不通事理。他不愿意去找高欢的老师,决定让高欢的妈妈去学校。到晚上他们两个人去赵红兵家里找赵爷爷。当天上午,高欢的妈妈就来到了高欢的班主任办公室。“高欢恋爱了,是吗?”高欢的妈妈说“啊,这么好个孩子怎么会恋爱?我不知道啊”高欢的老师说“不但恋爱了,而且是和社会上的一个混混”“啊,我不知道啊!”“你这个老师是怎么当的?”“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高欢这个孩子成绩挺好的,就算考不上清华也能上北京邮电学院之类的,我没发现她有什么变化啊?”“我把这么好的孩子交给了你,你都管不住,连她恋爱了你都不知道,你说说你这个老师怎么当的”“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我只管高欢在学校的事儿,高欢出了学校的事儿我可管不着”“…………………………”高欢的妈妈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里大吵了一架,最后拍桌子走人,不欢而散。第一节课结束后正是高欢班主任的课,怒气未消的班主任连课都没上,把火全洒在了高欢的身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用老师可以说出的最恶毒的语言辱骂高欢足足20分钟。从小就是每天被老师表扬的好学生高欢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辱骂?高欢从上午第二节课的时候就开始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一直到下午放学。委屈的泪水把衣袖湿透了一次又一次,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子今天彻底被班主任老师伤害到了。当天晚上,高欢的父母又来到了赵爷爷家,二狗亲眼目睹。“赵部长,你的儿子在和我的女儿恋爱”高欢的爸爸,那个斯文秀气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说。“高秘书长,孩子们恋爱不是好事吗?哈哈。我看你怎么怒气冲冲?我家红兵也24了”赵爷爷气度不是一般的好“可是我的女儿还小,还在读书”“18、9岁的姑娘也不小了,我15岁就已经结婚了,那时候红兵的妈妈才14”“现在和您那时候不一样,再说我女儿马上要高考了”“孩子们谈谈恋爱,也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不会太影响成绩吧”“现在是关键时刻,希望您的儿子能离我的女儿远一点”“高秘书长,您………………?”“赵部长,您是市里的主要领导,对于您家,我们也不敢高攀”“这是哪来的话,高秘书长的才华谁不知道?是我家高攀你家才对。哈哈”“赵部长,您知道您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您知道他干了什么吗?您是不是工作太忙没时间管他?”沉默了半天的高欢的妈妈终于忍不住了。“我当然了解我儿子啊!我儿子在部队立过个人三等功,为国家捐出了三根手指头。就算不是英雄肯定也不是狗熊”赵爷爷有五个子女,最喜欢的就是赵红兵“但是你知道你儿子现在在干什么吗?”高欢的妈妈问“在经营旅馆啊?他可没干什么违法的勾当”“他的朋友昨天在解放广场杀了人!!!”高欢的妈妈说“昨天晚上红兵和我说了这件事。首先红兵没参与这件事,而且是发生以后他主动联系的公安机关。并且他是带着他的那个朋友去投案自首的,再说他的那个朋友也是正当防卫啊!有什么问题吗?”“您当然认为您的儿子没问题!”“我的儿子当然不会有问题!”赵爷爷这个人倔强的很,从来做事都是颐指气使,怎么会听高欢妈妈的话?这次对话不欢而散,但是赵爷爷的宽宏大度给二狗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虽然高欢妈妈的话说的很难听,但是赵爷爷总能不卑不亢的给其解释。虽然高欢的妈妈始终处于十分激动的状态,但赵爷爷还是把他们送了到门口。“老高啊,咱们说不定以后就是儿女亲家,你别火那么大,回去和孩子好好说,我也跟红兵讲一下,高考前让他们暂时先别约会了”赵爷爷在门口这样对高欢的爸爸说“唉,赵部长………………”等高欢的父母回家以后,没见到高欢。这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子在哭了整整一白天,晚自习时,她终于爬了起来,提笔写下了一篇信,写给赵红兵的:红兵,我想和你去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村庄。那里没有城市的熙熙攘攘,只有成群的牛羊我们甜蜜的生活在,你亲手搭建的茅草房我能依靠的,是你的肩膀你弹着吉他,我轻轻的为你伴唱,天上的鸟儿,也会快乐的挥动它的翅膀在晚上,我们可以偎依在村边的小溪旁。我把头埋在你那结实的胸膛红兵,我想和你去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或许不会有我们的爹娘,出现在我们俩的婚礼上只有两个人的婚礼上,熊熊的篝火会温暖我们幸福的脸庞早上打开窗户,是清新的空气和温暖的阳光我们有了孩子,他或许还有一点胖,从宝宝的脸上,能清楚的看出你我的模样五十年后,你和我都已经白发苍苍但我们还是甜蜜的偎依在那村边的池塘红兵,我今天就想你去这个地方,这个地图上找不到的村庄。信写了一页,泪水打湿了一页,有些字已经模糊不清了。晚上9:30下自习以后,高欢直接去了赵红兵的旅馆,没有说话,把这封信交给了赵红兵以后径直进了赵红兵吧台后的房间的门。5分钟后,门打开了,进来的是赵红兵。“走!”赵红兵说“去哪里?”“去那个地图上找不到的村庄”。十年后,在经历了千辛万苦走到了一起的高欢和赵红兵在婚礼上,高欢又重新背诵了这封信。

要找小北京麻烦的刘海柱究竟是什么人?因为刘海柱在接下来的故事中是个重要的人物,所以必须要对他做一定的介绍。暂且不说刘海柱的那些事迹,光刘海柱的造型就够让人景仰了。先从身材五官介绍此人。当时他约33、4岁,但看起来像是40几岁,不是一般的沧桑。178cm左右的身高,体重顶多110斤,还得说是“毛重”,也就是穿着衣服的重量,他究竟有多瘦呢?二狗记得上初中一年级第一次打电子游戏“名将”的时候,选中了那个拿着双刀的木乃伊,二狗身边的一个同学惊呼:“这他妈的不是刘海柱吗?”。可见刘海柱有多瘦。此人的脸是长条的,根本没有什么肉,鼻子又高又挺、嘴唇薄薄、下巴尖尖。他的眼睛和眼眉究竟是什么样的,全市也没几个人见过,因为此人无论春夏秋冬,都戴着一个斗笠!二狗活了二十六年,唯一见过一个活的戴着斗笠的人就是他。他戴的斗笠极大,完全遮住了他的眼睛和眉毛,所看起来十分阴险,他能看的见别人的眼睛,别人却看不见他的眼睛。他的这个斗笠二狗曾经在当时热播的电视剧《天涯明月刀》中见过,那个叫燕南飞的人总戴这样一个斗笠。二狗至今不知他这个斗笠是从哪弄来的,反正全东北应该仅此一顶。他还与众不同的留了山羊胡子,虽然不是刻意修剪,但是十分有型。要知道在八十年代,全中国的男人都把胡子剃的干干净净。他每天穿着一双黄胶鞋,穿着一条蓝色帆布的七分裤或者说是九分裤,具体是几分裤二狗不清楚,反正从90年代末开始流行的七分裤人家刘海柱在八十年代中期就已经开始穿了,绝对领先潮流。他夏天通常不穿上衣,光着个膀子露出一身排骨,冬天的时候里面穿一件军棉袄,外面批一件披风。他的坐骑也是一辆二八大卡自行车,但是这个二八大卡已经简化到不能再简化的地步。没有车踢子、没有瓦盖、没有后架、没有链盒子、没有车闸、连脚瞪子都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棒子,他骑在跨下就像是骑着两个光秃秃的车轱辘。可以想象,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头戴斗笠、光着膀子肋条根根清晰可见、穿着一条七分裤、脸上唯一清晰可见的部分就是那部唏嘘的山羊胡子、骑着一辆几乎只剩下了两个车轱辘的二八大卡从你身边飞驰而过的时候,你能不牢牢记住他?他肯定不是全市最有名、最厉害的混子,但是他一定是全市最有型的混子。记得二狗上初中时,美术老师要求用“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作画,基本上全班的同学都是以刘海柱的形象为原型画出了那个“蓑笠翁”,可见此人在我市人民心中的形象的确是无法磨灭的。刘海柱把看守所当家,如果在市里有十天看不见他,那他肯定是进去了。他终生未娶,但终生未娶未必代表他没有性欲。据说他不但有性欲而且性欲极强,性能力超越常人,只是性取向颇为与众不同且标新立异。他性欲和性能力究竟怎么样二狗也不知道,但是二狗听小北京描述过,是真是伪二狗根本无法判断,以下内容皆出自小北京之口:据说刘海柱在当时算比较有钱,每天晚上在农贸市场快要收摊的时候,他一定走到农贸市场的猪肉摊前:“师傅,来二斤猪肉”由于有斗笠遮挡,谁也看不见他的眼睛,只能看见他的山羊胡子抖了抖“好勒,给你称去”“一点骨头也不许有,我要一整块猪肉,有一根骨头,我明天砸了你的摊位”“好说好说,肯定没骨头,我给你割”“啪”,猪肉割好了,往刘海柱面前一放。“师傅,那你的那把条刀在这块猪肉上帮我戳个口子!只许戳一刀”刘海柱说“为什么要在这猪肉上戳个口子啊!?”摊主问“让你戳你就戳,问那么多干嘛?”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刘海柱每次来都是要称二斤猪肉,然后在猪肉上再戳一个口子,大家也不问了,他在猪肉上戳口子究竟要干什么,始终是个谜,谁也不知道。谜底真正揭开是有一次他有一次请了四个兄弟他家吃饭,酒后吐真言,据说他那天给这几个兄弟炒了两个菜,分别是猪肉炒蒜苔和猪肉炒青椒,每人分了一瓶56度一斤装的白酒。边吃边喝,不一会,菜消灭光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还是赵紫阳总理好,现在有钱就能买肉,不必须用什么肉票了”刘海柱的一个兄弟说。“恩,今天这肉怎么样?”刘海柱问“不错,不错,真不错”“那是,这肉我动过”虽然看不见刘海柱的眼睛,但是还能感觉出他有几分得意“怎么动的?”“我每天买猪肉时都让卖肉的给这上面割个口子,我也没个老婆,我每天回来以后自己脱光了然后就xx巴塞进这猪肉里开始操这块猪肉,操个三四次以后我再切了吃”刘海柱说这些时面无表情。但是他可把他这几个兄弟恶心到了。“柱子哥,今天咱们吃的这猪肉你操过吗?”他的一个兄弟强忍着没呕吐出来,想确定一下、核实一下。“当然操过”“哇………………”刘海柱的两个兄弟当场吐了出来“操!我他妈的把这肉洗过了!洗干净了!看你俩那熊样!”刘海柱理直气壮且十分不屑这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兄弟。“柱子哥,你把你那东西也留在这肉里面了?”一个胃肠消化系统明显要好很多的兄弟胆战心惊的问。他这句话翻译成现代的话就是“柱子哥,你在这猪肉里面内射了?”。“恩,我不弄到里面我能弄到哪去?”刘海柱依然平静这个消化系统相对比较好的兄弟也承受不住了,当场呕吐不止。据说当时还有个没吐的,此人的神经貌似是钢铁打造的,像刘海柱一样镇定,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又说了一句。“柱子哥,你总操这猪肉没意思吧?你要是对猪感兴趣,你直接找个母猪搞一下不就结了?”“哦,母猪也弄过,但是太松,还是这个紧。”唯一没呕吐的那个兄弟当场晕倒。小北京在叙述完这件事以后还补充说,当天在刘海柱家吃完饭的四个人后来有两个人信仰了佛教,另外两个人信奉了伊斯兰教。反正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四个人是再也没人吃过一口猪肉。虽然小北京的话可信程度二狗没办法核实,而且到今天依然半信半疑。但二狗认为刘海柱的做法貌似没什么不妥,毕竟,当时全中国也买不到一个充气娃娃。正所谓:创新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灵魂。我们中国现在虽然发展很快,但毕竟还是在搞一些劳动密集型低端制造业,离创新型国家尚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二狗认为其主要原因是:中国人聪明是无可置疑的,但国人太爱阉割人类本来就应该拥有的创新能力。刘海柱使用猪肉作为自慰的工具无疑是创新之举,但却很难为大家所接受。可悲啊!如果他的方法能通过适当的渠道予以推广,那么中国男人的性福指数是不是能madegreatprogress?(原谅二狗说了半句英文,如果说中文怕是大家联想起新闻联播,这玩意和那块猪肉差不多一样恶心)再者说,允许女人使用黄瓜就不许人家刘海柱使用猪肉?植物和动物区别大吗?很大吗?二狗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刘海柱,那次他给二狗留下的印象非常好,认为他不但是个创新的人才,还是个行侠仗义之辈。那天赵红兵尚未携高欢私奔,带二狗去看电影,电影的名字是《南北少林》。那天二狗去的是市中心的文化影院,文化影院前面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这个广场的一个作用就是法院经常来这里开公审大会,所以,还竖着一根旗杆。这根旗杆就在这个广场的正中央。当时我市比较著名的有四个疯子和两个傻子,在两个傻子中有一个傻子非常有名,他姓白,大家都叫他白傻子。这个傻子什么都不懂,但是唱歌唱的非常好。二狗很少真正的夸奖谁,说非常好那一定是非常好。他唱歌时的台风像杨坤、表情像孙楠、穿着像庞龙、嗓音像刀郎,总之,融20年后中国四大天王级巨星的优点于一身。唱歌时中气十足,从不跑调。白傻子的特点是表演欲特别强,哪里人多他去哪。80年代人的精神生活极度匮乏,18英寸彩电没几家有,而且即使有了也没几个台可看。所以有了新电影,几乎全市的人都会去看,白傻子一听说“彩色宽银幕武打故事片”〈南北少林〉即将在文化影院上映,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去了那里走穴赶场,那里真是人山人海,有点现在春运的样子。“白兄弟,唱一个!”有小混混起哄“唱什么?”白傻子乐了“霍元甲”大家都喜欢听这歌“昏睡百年……”白傻子陶醉如孙楠般开唱“好!!”他的粉丝们鼓起掌来“国人渐已醒…………”白傻子唱的真不错“…………岂能让国土再糟践踏,这睡狮渐已醒!”二狗从来没听过哪个东北人把粤语歌唱的如此标准,正是因为白傻子不识字,所以不受字幕干扰,只是学着歌里边的发音。看来的确有时候正常人受其它因素的影响反而还不如傻子。“好!!”掌声经久不息“白兄弟,还会唱什么?”“海灯法师,范无病那个”“这样吧,你唱的这么好,干脆上旗杆上去唱,你爬上旗杆上去唱,下来我给你买三毛钱的瓜子”几个小混混存心耍白傻子。“大哥,真的?”“真的!”那天二狗才知道,白傻子不但唱歌不错,而且爬秆子也不比猴子差!只见白傻子刷刷几下就爬到了旗杆的顶上,开始唱海灯法师。一曲唱罢,下面又是掌声一片。“大哥,给我买瓜子”白傻子下来以后傻了八几的跟人家要瓜子“谁说给你买瓜子了?我没说啊?”那几个小混混开始耍赖了“你说的呀?”“谁听见了?”这时那个小混混听见“啪”的一声,然后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阵剧痛,他被人扇了一耳光,站在他面前的,就是刘海柱。“柱子哥,怎么了?”小混混被吓的不轻“给白傻子买瓜子去!”刘海柱瘦归瘦,打人的力气可不小,这一耳光把人家扇的眼冒金星“我逗白傻子玩呢!”那个小混混说“人家本来就傻,你还逗人家!”刘海柱力气不小,嗓门也够吓人的“傻子不就是被人逗着玩的吗?!”那个小混混觉得很冤枉“操你妈!傻子就不是人?傻子就不是爹妈养的?傻子就活该让你们逗着玩?”刘海柱真是讲理。“柱子哥,我们错了!”“撒楞地,快点地,给白傻子买瓜子去,给他买六毛钱的!”刘海柱一声令下,那个小混混赶紧去给白傻子买了六毛钱瓜子“什么玩意儿!抠皮子,挂马子,追疯子,操傻子。你们这帮小逼崽子还有啥不能干?再欺负白傻子,我把你们全给剁喽!”刘海柱人很仗义,绝对是大侠的派头二狗从那天开始崇拜死了刘海柱。而且二狗后来听说,刘海柱打的架10次有8次是因为打抱不平才打的。如果,我市历史上如果说有一个大侠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刘海柱。因为他人仗义,爱打报不平,所以有很多兄弟跟着他。80年代的混子没那么功利,打架都是谁下手狠谁说的算,图的都是个名声。所以在80年代中后期,刘海柱的名字绝对是响当当的。直到现在认识他的人也不少。刘海柱并不是职业的混子,也不靠偷不靠抢活着。他当时的职业是修自行车。他修的自行车又快又好,很少有返修,在他那修自行车的用户对他都是交口称赞。有的时候他因为打架斗殴被拘留了,还真的有老主顾宁愿不骑自行车,也要等他放出来然后再修。当时修自行车的旁边都放一个气管子,别的修自行车的每打一次气,都收五分钱。但刘海柱当年一分钱都没收过。就是这个大侠刘海柱,现在要去找小北京的麻烦。据说刘海柱被兄弟找去收拾小北京的那天,像是小说中众多高手决战的场面,天正下着雷阵雨,轰隆隆的雷声伴着瓢泼大雨,虽然只有下午5、6点,但是天已经黑了,什么都看不见。雨中,雷声闪电中,光着膀子戴着斗笠的刘海柱孤身一人站在那里,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的手里提的,是一把豁了齿子的破菜刀。“谁姓申!出来!!”“找小爷什么事儿?”小北京笑嘻嘻的走了出来“你打了我兄弟,你凭什么打我兄弟”刘海柱一向讲理“他们要去我的旅馆里面找人”“住在你们旅馆的人骗走了我兄弟的女朋友!”“他们的事儿我不知道也管不了,但只要住在我的旅馆,谁也别想动他一根汗毛”“你怎么就那么牛逼?”“我去你家里打人你乐意啊?”“我当然也不乐意,但那潘大庆小子就是该打!凭什么勾引人家的对象?”“打,可以,走出我旅馆的门一步,你就可以打,有耐心,你就可以在这里等着”“好,这件事算他妈的你有理,但你把我几个兄弟都打进医院了怎么说?”“他们违反了规矩我就是要打,再来一次我就再打一次”“恩…………你小子挺牛逼啊”刘海柱最讲理,听了小北京这番话他觉得没什么不妥,确实人家说的有道理。“呵呵,我牛逼习惯了!”小北京已经跃跃欲试想动手了,以为说完这句话刘海柱肯定要动手了。“你小子还算他妈的是条汉子。我走了,姓潘那小子什么时候从你们旅馆出来,你告诉我一声,我在十四中门口修自行车,我非废了他”刘海柱居然转身走了,他肯定不是怕小北京,只是他的确是讲道理,他觉得小北京说的话在理,而且小北京也不像是那些路边普通的小混子。“呵呵,您走好!”后来,小北京和刘海柱成为了好朋友,颇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但,每次刘海柱邀请小北京去他家吃饭时,小北京总是婉言谢绝。八十年代我市的古典流氓,刘海柱算头一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